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行业资讯>>换种思维看蒜涨———鲁西南大蒜区的调查思考‎

换种思维看蒜涨———鲁西南大蒜区的调查思考‎

来源: 农民日报  类别:行业资讯  更新时间:2009-12-4 11:30:35  阅读

  从春至冬,库存大蒜从每斤1毛多钱涨到了3元多,最高时接近4元,仿佛一夜之间,陡涨了30多倍,丑小鸭瞬间变成了白天鹅!本不起眼的一种生活调味品,霎时牵动了国人的心。沸沸扬扬的谈论声不绝于耳,不少新闻媒体更是连篇累牍地给予关注,分析暴涨原因、预测未来行情,小小蒜疙瘩顿生神秘。蒜热之际,笔者走访了全国最大的鲁西南大蒜区的各界人士,他们认为,要换种思维看蒜涨。

  起起伏伏亦平常

  “我们种植大蒜已有20多个年头了,价格高高低低的很正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金乡县金乡镇孙庄村的隋启祥说。他的4亩大蒜,留足蒜种后卖了1.4万元,平均每斤1.6元。加上蒜薹,共计收入1.8万元。“去年蒜种成本低、肥料价格高,再加上薄膜、除草剂、耕地等等其它开支,大概6000元左右,平均每斤成本价最低6毛多。”隋启祥掰着指头算细账。“如果雇人呢?”笔者问。“如果种、收全部雇人,成本价就在1元左右。一般情况下,由于种植、收获适期短、工序多,各家各户大都不同程度地雇人。”这里面当然还不包括自己的用工投入。“说实话,我是中期卖的,今年开秤6毛多,后期卖到了2.3元,不过能卖上这价的寥寥无几,今年的平均价就是1.6元。但是今年价格一路走高的涨势,在往年确实是没有过的。”

  巨野县大谢集镇昌邑村的刘文涛介绍,由于大蒜休伏期短,6—8月为最佳销售适期,常温下9月份以后的大蒜,往往因不符合出口标准价格较低。蒜农大都在8月底以前出售,否则十之八九赔钱。但今年由于库存大蒜一路攀升,大蒜面积有所增加,最后蒜种卖到了3元多。“库存大蒜涨得再高,蒜农手里却早已无蒜了。”刘文涛说。

  “涨跌虽是平常事,但我们还是从心底里盼望大蒜走高,这样明年还能卖个好价钱。”成武县大田集镇冯集村冯新春如是说。冯新春认为,蒜农基本上从中找到了规律。往年大蒜成本低,高峰时销售价格不是太高,低谷时赔钱也了了;2005—2007年连续三年蒜农销售价格在1元多,结果导致去年面积大增,价格暴跌。今年价格又猛涨,蒜农平均卖到了1.6元的“天价”。加之恒温库大蒜随之暴涨,在惯性的作用下,明年还能卖个好价钱。

  温柔乡里防套牢

  “大蒜上涨真正的受益者是中间商、批发商和有自己生产基地的大企业。”作为受益人之一、成武县大蒜经销商李万臣毫不避讳地指出蒜农并没有在这个环节获得太多收益。他说,最近几天,他刚从冷库里出了100吨大蒜。他的大蒜直径大多在6厘米以上,现在的出库价已达到了每斤3.8元,为2006年以来的最高价,而他5个多月前收购这批蒜时,收购价还不到每斤1.3元。“真没想到大蒜价格会冲到这么高,我粗略估算了一下,今年三四十万元已经赚到手了。”说这话时,李万臣满脸幸福。

  大田集镇高庄村的高谦春,与人合作收购、连上自家产的储存了40多吨大蒜。一开始入库时,想着3元左右出售。前段时间价格飞涨,每斤很快跃过3.3元、3.5元、3.8元。他们又盼着4元,结果6厘米大蒜又回落到3.6元。“咱这样的散户就这点蒜,一卖没了,人家大户都不害怕,咱怕啥!”高谦春信心十足。

  成武县张楼乡知名大蒜经纪人赵连全却越来越不自信。他今年又帮助客户收储了2000多吨大蒜,虽然客户赔赚于己无关,但是从长期合作考虑,他还是建议客户出售。赵连全认为,今年众人一个劲地企盼价格攀升,人气旺盛也催生了价格上涨。结果客户真正想卖时,却发现没有正式的买家,不少有合同的蒜商正在迅速抛售自己的大蒜。12月1日下午6点,笔者电话联系赵连全,他说6厘米大蒜已跌破3.4元。虽说价格拉锯战是常有的事,但赵连全多多少少仍有些担忧。

  鲜花陷阱谁人晓

  金乡县大蒜协会会长、华光集团董事长李敬峰说:“因为在2008年由于大蒜种植面积普遍的增加,造成了市场的供大于求,使农民和中间的经销商还有出口商都不同程度的受到非常大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的种蒜积极性降低很多,因此大蒜的种植面积约降低了30%。”种植面积的减少使得今年的大蒜产量急剧下降,这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大蒜的价格。随后,甲型流感疫情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由于民众普遍认为大蒜能够杀菌、消毒、提高身体免疫力,甚至能够避免感染甲流,这对大蒜价格的上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成武县农艺师张庆英认为,蒜农与蒜商是矛盾统一体。大蒜增值催生恒温库,恒温库让大蒜保值、增值;大蒜面积过大、恒温库饱和时,经济一同受损。蒜农生产销售大蒜,赚的只是辛苦钱;蒜商经营大蒜,既有暴利亦有惨赔。现在,不少蒜农思想特别解放,希望蒜商个个发财,这样明年他们就能放胆收购,自己的大蒜还能卖个“天价”。至于是否再度导致面积膨胀,新一波价格暴跌,蒜区地方政府也无法调控,利益使然。只有也只能让市场自行调节,这就是市场经济的规律。

  “我们不眼热蒜商赚大钱,倒盼着他们真能发大财。这样明年大蒜还能卖个好价钱,我们就心满意足了。”金乡县孙庄村隋启祥说出了心里话。

  笔者认为,这里面当然伴有人为炒作的因素。不过大蒜毕竟只是一种调味品,当超出城乡居民的承受能力时,人们就会减少或替代大蒜,一旦“贵族菜”失去光环,岂不成了“皇帝的女儿也愁嫁”?真切希望蒜商理智一些,该出手(售)时就出手(售),因为谁也难以知晓前面到底是鲜花还是陷阱。

©2009 http://www.wsgj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